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

閒人手記

我自己覺得自己是個閒人,覺得寫寫文字是侮辱了文字的本質,覺得用它是玩弄而已。我並非什麼文字藝術家,只不過是文字愛好者,我認為我稱不上。我對於那些稱寫文字是沒事地時候寫的,就身上會血壓升高,神經受到了打擊,所以也就對他起了恨意吧,埋藏起來,作為與他交往有恨的證據。
  
  現在本是三月天,不應該有那麼多地蚊蟲,更不應該那麼熱,熱得讓人以為是夏天哦;蚊蟲多的都要點蚊香,簡直說,和夏秋季節沒好大地區別。而在湖南一帶,又是冬春交加的景色,又聽說北國那邊,又是雨雪交加的景色。這就是猶如人地脾氣,喜怒哀樂是無常的,也猶如天氣一般,陰晴雨雪不停的變化。
  
  我從不認為自己有這方面地才能,我現在就是愛硬做,其實我根本沒有靈感的,只是拼湊而成的。打開窗戶,會發現一群孩子在外面嬉戲,這能不能喚起我小時候和夥伴們玩的情形呢?我想不出那時地狀況,更寫不好當時那種活躍地情形的。我想,他們以後也不會寫出現在他們玩耍的快樂吧?
  
  他們在他們地筆下不會有兒時的歡樂,就如現在他們的父母。根本不知道他們是如何的長大?在我看來,我很幸福,我很快樂。我很陶醉了,好似喝醉酒一樣有點顛三倒四。真正酒醉地境界我沒經歷過,也沒有向別人討教過,更不敢做實驗。不過那一次稱不上醉,是2008年過年地那次。那次就覺得頭昏眼花,其他沒覺得有什麼大問題!
  
  寫了這麼多,還不知道自己要寫什麼。感覺到自己體格有如此之大,為什麼心靈地深處還如此的幼稚,真是太幼稚了,幼稚地不知道是怎麼來的?賈平凹先生說,被同情者是有可恨之處的,所以我寫一位表哥時,會一筆寫完,不留痕跡;所謂同情者,根本沒有必要同情,同情一詞也會隨著消失。
  我不會同情別人,也沒有被別人同情過;我不會寫文章,也不會教別人寫文章。大概這句話有毛病,我不這麼認為。寫著寫著,有時像啞炮一樣,不響就不響,響了就要傷到人。我看自己寫的還不夠充足,像記流水帳似的討厭。
  
  接下來我不知道扯些什麼?扯愛情,已經扯過;寫朋友,嫌寫得太多;寫親人,沒想好。那就趕緊去休息,有了再記。
返回列表